欢迎您访问,铭龙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!

观看更多资讯

铭龙手机官网

中国铭龙.网址中国铭龙.公司中国铭龙.网络中国铭龙.com中国铭龙.net中国铭龙.cn中国铭龙.中国

ZHEJIANG NEW-MINGRONG TRICOT.,LTD

版权所有 © 2018 铭龙控股集团有限公司  all rights reserved 

浙ICP备08111638号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 嘉兴

可信组件

新闻中心

News

用工心慌慌 江浙纺织业不堪人力高成本

浏览量

我国有13亿人口,有2.4亿农民工。2008年一场国际金融危机,2000万农民工失业返乡,随即政府祭出四万亿的大规模刺激政策,可见保障充分就业是 我国实现社会稳定的核心任务。时隔4年,国内宏观经济再次面临下滑风险,出口作为拉动经济三驾马车之一,2012年1月份首次出现负增长,先行指标PMI 此前已连续数月低于50,表明制造业正走向低迷。在此背景下,证券时报记者选取了部分劳动密集型行业展开一线调研。

  纺织服装业是劳动密集型行业,也是外贸依存度极高的行业。证券时报记者在对长三角地区一些服装纺织企业摸底时,听到的几乎全是“用工成本过高”的声音。

  “招工不难,关键看能给多少工资。”新盛织造厂总经理王智浩在电话中表示。新盛织造位于长三角纺织重镇绍兴,工厂有一百多个工人,属于规模并不是太大的棉纺企业。2010年记者认识他时,他正被棉花价格暴涨搞得焦头烂额,经过去年调整,棉花价格好不容易下去了,但又遇到新的难题。

  “工人工资每年都要上调,加上社保和各项费用,一个月下来也要4000元,纺织企业本来利润微薄,最后一算,每月盈利基本被工人分掉了。”王智 浩表示,过去棉花成本涨时,说明市场需求好,至少有订单可以做,工人加班涨工资很正常。现在棉价没什么波动,行业需求一般,工资、银行利息、税收却一样不 少。

  苦心经营纺织业十多年,经历过几轮棉花原料的涨跌周期,王智浩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迷茫。他向记者坦言,“开工厂要承担经营上的风险,却无法赚 钱,感觉是在给别人打工。若不是考虑跟了自己那么多年的员工,工厂关了算了。现在民营纺织企业普遍面临的不是利润问题,而是生存问题。”

  杭州汉颖绣品服饰副总经理姚其军表示,今年行业出口订单情况不理想,表面上不存在过去几年出现的用工荒,然而这背后,客户订单价格压得越来越低,工人工资不断提高,企业两头受挤压。据介绍,公司工人工资普遍在3000元左右,基本包食宿。

  用工成本刚性上升,不断削减长三角纺织企业利润空间,加剧行业竞争淘汰,一些向内地腾挪的企业也同样受到影响。

  捷德服装采购部总监郑瑜介绍,“今年公司安徽分厂招工情况很好,有一千多人,工资开到2700元、2800元,工人在当地就业和出来打工无异。”

  捷德服装的工厂最初设在上海,公司通过在美国收购贸易企业,在国内做出口订单的生产。最近两年,公司又陆续在江苏、安徽等地扩张分厂,以满足于劳动力和内需市场开发的需求。

  “以前是工人来沿海找工作,现在是工厂要主动去劳动力富余的地区找工人。长三角地区纺织业的劳动力供应、需求在下降。”郑瑜表示,由于不少服装 工厂内迁后,带动了当地的就业和工资水平,造成沿海地区劳动力成本进一步上涨。比如相较今年安徽分厂招工,江苏启东分厂就出现报名的人虽多,最后实际上岗 不多的状况,估计工人比较了一圈,嫌收入低了。但今年总体各工厂用工平衡,没有出现用工荒的情况。

  中国服装网研究总监许钢锋介绍,从国际上看,订单更多流向越南、东盟等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地区,相应的就业需求也就丧失。

  另外,长三角服装企业用工还面临辖区内其他行业的竞争。与老一辈外出务工者心态不同,现在80后、90后群体更希望融入城市,他们不太愿意到相对较为偏远封闭的服装工厂,而倾向于即便收入低一些在市区里面工作。

  长三角地区劳动力成本上升,也在倒逼企业转型升级,江苏盛泽纺织化纤产业集群就是鲜活案例。

  东方丝绸市场协会副秘书长沈莹宝表示,劳动力成本上升的大趋势不可避免,企业要生存发展,除了向低成本地区转移外,也可以通过自身努力提升利润 空间。比如盛泽地区企业以创新为主导,技术改造做得比较好,靠新品种新花样争取客户和利润。去年盛泽财政收入超过46个亿,增长40%以上,增幅创历史新 高,而其中90%来自于纺织行业。

  “所谓用工荒可以说是伪命题,关键企业出多少工资,背后又有多少利润来支撑。”沈莹宝表示。盛泽平均工资3000元以上,高于周边地区,今年企业招工用工情况都比较稳定。